专家:核安全是中国核事业最核心问题

未来网北京4月1日电 (记者 杨佩颖) 应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3月31日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出席为期两天的第四届核安全峰会,并将于4月1日在会上作主旨发言,全面阐述中国在核安全问题上的政策主张。

自2010年首届峰会举行以来,核安全峰会已成为国际核安全领域合作的重要平台。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核安全问题,在峰会上,中国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同各国共同推进国际核安全体系建设,加强核领域全球治理,为全球核安全领域的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资料图)

在习近平主席出席第四届核安全峰会之际,未来网记者专访了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2008年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林伯强,就中国核安全领域的问题进行探讨。

未来网:中国发展核事业发展60多年,十二五期间,我国已经成为全世界在建核电机组最多的国家,作为高效的清 洁能源,我国核电的建设一直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不断提高。据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许达哲介绍,中国目前已经在8个沿海省份部署了 54台在运行和在建设的核电机组。其中,在建的核电机组数量排名世界第一,总机组数量位居世界第三。按照中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目标,到2020年,中国 大陆运行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左右。中国为什么一直致力于核领域的发展?

林伯强:这是一个选择问题,中国由于煤炭占得比例比较大,2015年煤炭消费比重达64.4%,火电的发电量 占到了75.2%,这样的能源结构显然不适合中国的低碳转型、清洁发展以及雾霾治理,接下来就是怎么替代煤炭的问题了。如果能把煤炭比重降到40%左右, 在中国至少蓝天白云是见得到的,但是从64%降到40%,距离还很远。如果用水电替代,但是水电受到潜能的限制,能开发的我们已经开发完了,今后多少会增 加,增加也不会很大。风电和太阳能的问题是比例太小,成本太高,对网络的冲击很大,如果没有储能技术及分布式发展,很难做大,天然气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稀缺 的,相比较而言,核电的成本低,可以大量发展,对网络的冲击没有那么大,从清洁、成本的角度来说,能够选择的最好的就是核电,我们能选择的空间非常小,核 电是可以大规模替代火电,成本低又比较干净的能源,只要把核电安全控制在我们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就可以。所以,中国如果不用核电,中国今后的发展靠什么?

未来网:数据显示,世界上至少有9个国家拥有核武器,总数达20000余件,武器级核材料数以千吨计,这些材 料足以制造出超过十万枚核弹;40余个国家拥有近500座核电站以及其他大量的核设施。此外还有数量更为庞大的核废料、各种工业及医用发射源。中国作为世 界核应用大国,把核安全纳入国家总体安全体系,写入《国家安全法》,明确了核安全的战略定位。《核安保条例》草案已上报国务院审议;《核材料衡算与控制视 察导则》《核材料和核设施实物保护》等一批核安保导则和技术规范,陆续由政府发布,有力推进了国家核安全工作的法制化进程。此外,中国始终致力于同各国一 道推动建立国际核安全体系,大力推动全球核安全进程,促进各国共享和平利用核能事业成果。中国为什么这么关注核安全?

林伯强:因为一旦发生核安全事故,一切都迟了!整个核电事业都完了!虽然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发生过核安全问题,但是核安全问题仍然是第一要位,不能出现核安全事故,因为核安全事故带来的灾害时不可估量的,所以只能更安全,将风险控制在我们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未来网:2014年海牙第三届核安全峰会上,习近平主席郑重向世界阐述了理性、协调、并进的中国核安全观:发 展和安全并重,以确保安全为前提发展核能事业;权利和义务并重,以尊重各国权益为基础推进国际核安全进程;自主和协作并重,以互利共赢为途径寻求普遍核安 全;治标和治本并重,以消除根源为目标全面推进核安全努力。

中国率先系统阐述的核安全观,学者分析指出,中国核安全观的提出,为国际社会就核能发展和核安全合作提供了价值观参照,体现了注重平衡的中国哲学思想,彰显了大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和历史担当。核安全观对中国未来核发展有什么重要意义?

林伯强:核安全是中国未来核事业发展的最最重要的问题,是最核心问题,是核电发展的一个大前提,去掉这个前 提,就没有核电的发展,所以,从现在开始,无论怎么讨论核安全问题都不过分。在核电发展的过程中中国对于核安全问题从来没有松懈过,但是不等于说我们不能 再提出观点来强调这个问题,特别是在中国今后要大发展核电事业的前提下,安全问题一定要不断的强调。接下来的问题是将核安全作为第一要位的前提下,把核电 事业铺开来发展。

未来网:中国在核材料的监管、核设施的安全等方面存在哪些问题?

林伯强:我们要吸取日本等国家核安全方面的经验,尽可能把安全问题做好。核电事业发展速度很快,一方面,在核电站建设过程中必须更加小心,第二方面要加强人才管理,就管理人才的培训等方面要跟得上,关于核废料的问题,也要做好处理。

未来网: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加速开发新一代核电装备和小型核动力系统、民用核分析与成像,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在全球核电逐渐复苏、核能运用日渐广泛的背景下,下一步我国如何在强化应急机制、制度建设、科技创新方面提高核安全水平?

林伯强:日本在核安全方面做得非常好,从应急、制度、国民素质方面都很严格,我们可以在日本的经验基础上,应该尽快建立起核安全制度,向老百姓普及核安全事故应急培训。在科技创新方面,我们需要继续加大创新,不断提高我们核电的核心创造力。

未来网:我国的核事业迅猛发展,然而,人们对核的印象始终停留在辐射、污染、泄露等负面信息上,恐惧与无知并存,许多常识性问题都存在误区,甚至“谈核色变”,群众的恐慌对核电的发展相当不利,如何做好科普,消除民众的恐慌情绪?

林伯强:必须加大宣传力度,一方面告知公众核电的安全性,另一方面培养群众的应急素质,告知公众万一出现问题,我们将怎么应对。


企业家与慈善家有什么不一样

企业家和慈善家都是自由的,没有固定的身份。他们是个人选择的结果。对企业家更多的尊重是社会进步的原因。


缅甸转型,学会妥协有妙用

3月30日,缅甸50多年来第一个正式民选政府宣誓就职,并定于4月1日正式履行责任,缅甸进入政治新阶段。


我不心疼婚礼上的伴娘柳岩

明星包贝尔在巴厘岛举办婚礼,伴娘柳岩意外地吸引了大家的关注以及同情和声援,以至于没几个人关心包贝尔的新娘是谁。


疑似精神病鉴定急躁症要不得

先把老师称作实验人员,再给他安上个精神病的头衔,起码学校和教育局就没啥直接责任了。问题在于,这样的急躁症无法被人识破倒也罢了,如果只是玩掩耳盗铃的把戏,最终尴尬的又是何人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