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消保委委员诉上海铁路局 曾丢票被要求补票

京华时报讯(记者袁国礼)继浙江省消保委起诉上海铁路局事件之后,有着“中国公益诉讼之第一人”的福建省消费者委员会委员丘建东因实名制购票丢失后被要求补票才能出站,近日再次将上海铁路局告上法庭。记者昨天了解到,立案截止日期已过,法院仍未明确是否立案。

今年58岁的丘建东,是福建省消保委委员,同时也是龙岩市海平面法律服务所主任、农工党龙岩市委机关支部委员。

据丘建东告诉记者,今年2月19号(农历正月大年初一)上午,他到温岭考察消费者事务,当天下午从温岭站购票,乘坐高铁G7573次列车返回温州南站,共花了28.5元,当天下午两点56分开车。到了温州南站,他发现车票找不到了,无法持票出站,车站工作人员要求其进入补票办公室补票。丘建东谒问工作人员,可不可以凭身份证查询车站电脑系统,以证明确实购票而放他出站。但工作人员告诉他,按规定,不原价补票就不能出站。无奈,丘建东补了一张28.5元的车票,还交了两元手续费。

丘建东表示,火车票背面的“铁路旅客乘车须知”第4条规定,“实名制车票需凭乘车人有效身份证件原件,票、证一致方可退票,中转签证;票、证、人一致方可进站,乘车”。按照这条规定,出站时若票证遗失,凭身份证查验就能证明凭证遗失人曾经购票,不应再二次购票。

2月22日,丘建东通过邮寄起诉书的方式,将上海铁路局起诉至上海铁路运输法院,要求对方返还票款。他还认为上海铁路局存在欺诈行为,应另行赔偿500元。

丘建东表示,2月25日,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一位叫刘锦波的法官给其打来电话询问相关情况,但并未表态是否会立案。法院后来又要求其把身份证复印证邮寄过去,他已经于3月4日寄去。3月9日,EMS官方给丘建东发来快件追踪短信,称他寄的身份证复印件快递已经由(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单位收发章代收。但截止到昨天,丘建东仍未收到法院的通知,是否立案仍不得而知。

记者昨天联系上海铁路局宣传部门的负责人陶利平,他声称对这一块不清楚,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

(原标题:“公益诉讼第一人”诉上海铁路局)


官员竟反问你们凭什么相信我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济宁市市长梅永红近日接受采访时讲了一个故事:中组部曾来济宁调研干部制度,他向来调研的人提出一个问题:“你们凭什么这么相信我?”他认为,人是感情动物,是有私欲的,把人放到一个位置上,赋予他一个无边的权力,这是非常危险的。


仇和落马,权力绿林时代终结

什么是“绿林”?就是无视法律,不要规矩,杀人放火受招安。但这个破坏旧体制的过程,伴随的是日渐庞大的任性权力。权力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样,你赋予它更多的自由,带来的可能是推动社会的变革,但也很可能带来的是尾大不掉的恶瘤。


县委书记为什么不去打工

作为县委书记和县长收入,公众在意的,并非是工资收入的高低,而是灰色收入以及特权和福利等问题。


日本老汉偷窃情人节巧克力

目前在日本年满50岁却仍未结婚的男性约占人口总数的20%,女性约占11%。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 人口问题研究所的预测,到了2030年,日本50岁仍未婚的男性将达到30%,女性则将达到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