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绥阳:新思维下的巨变

井然的秩序、整洁的路面、高耸的塔吊、绚丽的灯光、热闹的广场舞……可能很多人都不会想到这是一个位于中国西部地区的小县。

这就是法治周末记者初到绥阳的印象。

据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郑强介绍,就在3年之前,这里还是典型的脏乱差:白灰的路面一天到晚尘土飞扬,交通混乱,姑娘晚上不敢上街,整个县城寥寥两栋高楼,一到晚上黑乎乎一片。

城市容貌可能只是表面,但数字从另一个维度描绘了这种变化。

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绥阳县经济发展综合考核排名在贵州全省88个县中位列64位,而到2014年已跃升为全省第3位、非经济强县第1位。而在群众满意度方面,绥阳县的排名也由3年前的后10名蜕变为目前的前10名。

用3年的时间完成这样一场“华丽转身”,绥阳的秘诀是什么?很多干部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人:尹恒斌。

2011年10月,尹恒斌从江苏省建湖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江苏建湖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位置上调任绥阳县县委书记,并成为绥阳2011年县委换届之后的新主官。

尹恒斌的到来并非偶然。就在4年前,贵州的主政者明确了“不但要引进项目,还要引进人才”的思路。从2010年至2011年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山东、重庆等经济发达省份(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尹恒斌就是其中一员。

三管齐下狠抓干部作风

新主官首先带来的是作风的转变。

“干部作风跟沿海的差距太大了,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基层群众想要办一件事,要常常请客送礼。沿海也有,但不是普遍现象,这个是我没想到的。虽然不是每件事都是,但是比较普遍。”尹恒斌这样描述他初到绥阳时对干部作风的印象。

而作为当地干部,郑强还记得3年前绥阳干部们的“老派作风”:从县里到乡镇,上班时间要么找不到人,要么玩游戏。在对待群众的态度上,要么消极粗暴,要么吃拿卡要。干部们每天最上心的就是打麻将,一到晚上,绥阳的各大茶楼人声鼎沸、灯火辉煌。

“当时贵州省关于组织工作的两个满意度测评,绥阳都是全省、全市倒数第一。”绥阳县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政研室主任冉光辉坦言,“应该说这个排名最能反映出当时的情况。”

据冉光辉介绍,当时绥阳的干部作风问题已经引发了很多问题,不仅党群、干群关系紧张,连企业项目也难以推进。

于是,在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密集调研后,作风建设成为尹恒斌到绥阳后主抓的第一件事。

2011年年底,绥阳县召开作风建设大会,提出了“作风建设狠抓一年,持之以恒抓一届”的思路,一场纠风治散的“整风运动”在绥阳全面铺开。

回想起这场持续至今的作风建设,茅垭镇党委书记付小波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最初干部们私下讨论,以为和以往一样就是“一阵风”,甚至不少干部选择了观望。

但观望的结果却是,原本以为可以轻松应付的作风建设,实际上让很多干部“压力山大”。干部们不仅要一改过去随时脱岗的懒散作风和对群众呼来喝去的消极态度,而且连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的麻将也不能打。

“我们作为乡镇书记还是适应的,但是大部分干部不适应。”付小波说,“就连其他县、甚至市里的干部都说,你们绥阳是不是搞左了,连麻将都不能打。现在他们才知道,绥阳只是比其他地方超前了一步。”

如今,绥阳干部作风已经焕然一新,办事方便、微笑服务已经成为新常态。“以前到镇里办事,跑三四趟不一定能办成。现在几个小时就办好了。”在太白镇,一位村民笑着说。

冉光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绥阳的作风建设之所以能够取得实效,就在于不仅“动真碰硬”,而且方法科学——评议排名、暗访曝光、办案惩戒就是绥阳作风建设的“三大法宝”。

据了解,每次作风建设大会,都会按县直机关、垂直管理部门、乡镇分门别类进行现场评议,并对连续两次评议靠后的部门实行问责。作风建设开展3年以来,已经有5个部门一把手因此被降职撤职处分。

而由作风办组建的暗访组,则会常年不定期携带摄录设备,对各个单位干部到岗及工作情况进行明察暗访,不论是迟到早退、网购、打游戏等不作为,还是违法违纪等乱作为,都会拍成警示教育片,并在每次作风建设大会上进行曝光并通报处理。

此外,以作风建设为契机,绥阳县以损害发展环境的突出问题和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为突破口,先后查处了包括绥阳县国土局副局长、住建局副局长、风华镇光明村党支部书记在内的多名领导干部。

“这也为全县干部敲响了警钟。”冉光辉说。

思维转变助推招商引资

新一届县委对于作风建设的真抓实干不仅一改群众此前对于党员干部的固有印象,更让此前陷入停滞的项目得以“复活”。

“诗乡印象”城市综合体就是其中之一,这个项目在尹恒斌到来之后,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此前两年多没能实现的进展。曾经想离开的投资方上海唯中集团董事长詹贵成不仅决定留下,更进一步扩大了投资。

如今,整个工程投资近4亿元的“诗乡印象”城市综合体已经成为绥阳城市建设的龙头项目。

“自从开展作风建设以来,绥阳县政府部门办事效率高,服务观念有了很大转变,不知道比以前强了多少倍。”詹贵成说,“这得益于尹书记大刀阔斧的作风建设,我对投资贵州更有信心了。”

正如詹贵成所说,不仅是工作作风,绥阳干部的服务意识也发生了显著变化。

“尹书记的很多观念、理念对我们来说也是颠覆性的。”冉光辉跟记者提到了这样一句口号:“把群众当亲人,把老百姓举过头顶;把客商当亲人,把企业家举过头顶。”

冉光辉告诉记者,最初干部们对于新来的县委书记提出的“把企业家举过头顶”的理念并不认同,一些干部甚至质疑这样提是否恰当。

“他们认为客商到绥阳投资就是来赚钱,赚钱就要交税,我作为干部代表党委政府对你实施管理,为什么要给你提供服务?大家习惯于传统的思维——干部就是管理者。”冉光辉说。

全县干部大会、项目建设现场观摩会……尹恒斌则利用各种机会来修正干部们的“管理者思维”。

他这样引导干部:表面看是服务客商,深层次是服务发展——有了企业才会有百姓就业、城市繁荣,有了税收才能有更多的钱投入到发展上。“搞不好服务,客商不来,谁来给你创造发展的条件?”

绥阳县供电局堪称是服务意识转变的典范。郑强告诉记者,过去由于态度蛮横服务差,供电局被称为电老虎,每次满意度测评都处于倒数的位置。而如今,还收到了企业送来的锦旗。

郑强的话在绥阳华夏陶瓷厂总经理王麟华处得到了印证。

王麟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过去供电局拉闸限电不会通知企业,往往炉子正烧着,突然就停电了,正在烧制的瓷片只能全部报废。如今供电部门的服务态度则大有改观,拉闸限电会提前通知企业做好安排。

“原来是我们去求他们,现在是他们主动来问我们有什么需要。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对方马上就到,而且是现场办公。”王麟华说。

上一页123下一页

编辑:SN080


金正恩频换朝鲜二号人物内幕

表明金正恩权威,他想谁上谁就上,再好不过地体现金正恩在朝鲜的唯一领导体制。金正恩执政三年,不仅核心圈频频更换亲信,父亲生前指定“顾命大臣”多数被金正恩拿下,还在一年时间内走马灯式地更换朝鲜“二号人物”。


自由奔放,随心所欲

在发生了被攻击和反攻击的事件之后,一位朋友写微信来说祝生活“静好”。非常喜欢她这个“静好”。周边人声萧萧,红尘滚滚,生活一时陷入湍急的漩涡,如何闹中取静成了一个考验。


香港反腐也打出了“大老虎”

这场从2012年延续至今的香港“世纪巨贪案”,终于画上了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香港媒体之所以将许仕仁称为“世纪巨贪”,是因为这一案件刷新了香港司法史上多项纪录。


乌克兰日记:绝不手刃兄弟

安德烈,52岁,住在基辅郊外的小村子里。他肚子开始微凸、头发开始变浅,一切变化都符合他的年纪。唯独不同的是,他还在躲避征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