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如何回应“反腐是权斗”等6大质疑

原标题:中纪委如何回应“反腐是权斗”等6大质疑?

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文《专家说“外国人的中国观改变了”》,文中提到,老外曾质疑八项规定,现在也想有个中纪委。

文章认为,八项规定实施伊始,国际上有不少人已经注意到十八大后中国正在进行的正风反腐行动,不过他们基本持怀疑态度,很多外媒一开始也是抱着看笑话的动机。但随着中国反腐败国际合作力度的加大,越来越多的外国媒体已经开始正视中国反腐败斗争取得的突破,并逐渐修正他们的片面观点。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十八大以来,由王岐山挂帅的中纪委“高歌猛进”,与此同时,也面对着诸如“反腐只是刮一阵风”、“反腐是权力斗争”、“中纪委是不是管的太严了”等质疑,面对这些质疑,中纪委以各种方式回应。

反腐是不是权力斗争?

“这其中没有什么权力斗争”

今年九月,习近平在访美期间的首次公开演讲中少有的谈及反腐败,称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大力查处腐败案件,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就是要顺应人民要求,这其中没有什么权力斗争,没有什么“纸牌屋”。

把反腐败与权力斗争联系到一起谈,“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阅公开报道中的习近平演讲发现,此前没有出现过。

2015年3月2日,全国两会召开前夕,人民日报发表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题为《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强大思想武器》的署名文章,在此文中,赵洪祝也少有地谈到了“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赵洪祝在文章中称,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强力反腐,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的衷心拥护。但是,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抛出杂音噪音,说什么反腐败只是刮一阵风、反腐败导致为官不为、反腐败影响经济发展、反腐败是“权力斗争的工具”,等等。对此,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全党保持坚强的政治定力。我们要按照总书记要求,坚持以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为本,不受外力干扰,有静气、不刮风,不搞运动,踩着不变步伐,把握节奏和力度,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引向深入。

在公开报道中,这是官方层面对反腐败与权力斗争关系的首次正面回应。

反腐会不会是一阵风?

“反腐决不能一阵子就过去,要一干到底”

十八大反腐以来,“反腐是不是就刮一阵风”、“是不是运动式反腐”的质疑一直与打虎相伴相生。对此,中纪委以实际行动做了最好的回应。

2014年8月25日,王岐山应邀出席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脱稿讲了一个多小时,并用“反腐永远在路上”作为结语,表示了反腐的决心。

2014年10月,王岐山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讲话中明确表示,有定力就不是“一阵子”。2014年12月12日,王岐山会见泰国改革大会代表团时称“要有静气、不刮风,不搞运动、不是一阵子,踩着不变步伐,把握力度和节奏,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一步步引向深入。”

2014年10月、11月,有舆论认为“打虎”进入了“沉寂期”。

2014年12月18日,济南市委书记王敏落马,12月22日同一天,副国级令计划与大庆市委书记韩学键被“双拍”,另外,还有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孙鸿志也在当月落马。中纪委反腐在2014年最后一个月再发力,破除了外界有关反腐放缓的质疑。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5年以来,中纪委又多次刊文表示反腐决不能一阵子就过去,要一干到底。

今年3月两会期间,王岐山再次强调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要有静气、不刮风,持之以恒抓好纪律和作风建设,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减少存量,遏制增量,以扎扎实实的新成效取信于民。

2015年7月14日和10月9日,中纪委官网两次刊文《反腐没有休止符》。

反腐只打“小虎”?

数名国家级领导人落马

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伊始,很多人曾质疑“打虎”可能只针对“小虎”,而对“大老虎”可能不敢动手。

2014年7月,周永康落马,破除了“刑不上常委”的说法,也证明了反腐是“大虎小虎一起打”。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十八大以来,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已达85人。其中,副国级领导人有四人:中央政治局原委员、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中央政治局原委员、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以及上述前正国级领导人周永康。

2014年1月9月,中纪委网站便刊文《“老虎”“苍蝇”一起打–十八大以来查办案件工作综述》,明确表明了腐败没有“特区”、反腐败没有“禁区”。

2015年1月,在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强调,我们党从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以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深沉的使命忧患感、顽强的意志品质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严肃查处腐败分子,着力营造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政治氛围。

王岐山也曾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表态:反腐没有禁区,党内监督没有禁区、没有例外。

谁来监督纪检干部?

增设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破除“灯下黑”

十八大以来,反腐力度不断加大,中纪委也被誉为“史上最强中纪委”。但舆论在支持其强力反腐的同时,也有质疑的声音:谁来监督纪检干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面对这种质疑,中纪委从自身制度建设等方面进行了回应。

2014年4月,中央纪委调整内部机构,增设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加强和完善内部监督机制,形成了监督管理的闭合系统,在监督别人的同时,更加注重自身的监督,严防“灯下黑”。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根据官方消息,中纪委2014年查处的违纪违法纪检监察系统干部有1575人,其中厅局级34人、县处级229人。其中,为人熟知的有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原副局级监察专员曹立新等。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多次强调,纪检干部要有强烈的管理监督意识,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今年9月23日的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工作座谈会上,王岐山讲到,在系统机关内设立干部监督机构,是纪委实施组织和制度创新、强化自我监督的成果,使之与党内监督、社会监督和群众监督结合起来。并特别指出:“正人先正己,己不正,焉能正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座谈会后,中纪委推出“严管就是厚爱,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系列,记录各地各部门传达学习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

就在座谈会的三天前,9月20日,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工作业务培训班举行开班式,中央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强调,要坚决清理好门户,着力解决“灯下黑”问题,维护队伍纯洁和肌体健康。

反腐影响经济发展?

“这一质疑根本不值一驳”

近两年来,处于结构调整期的我国经济增速放缓,增长指标数字降低。于是,有人质疑反腐影响经济发展。

对此,中纪委官网刊文《反腐真“反得人人自危影响经济”吗》回应这一质疑,认为这一质疑根本不值一驳。

文章认为,一些人只看到“腐败经济”的虚假繁荣,“崽花爷钱不心疼”,养成大手大脚花公家钱的恶习,却忽视了腐败毒瘤对经济可持续发展造成的巨大阻力;只看到腐败助推下局部经济领域泛起的泡沫,却忽视了经济长远健康发展所需要的公正廉洁社会环境,到现在仍幻想着在经济新常态下,继续潇潇洒洒,接着过优哉游哉的日子。对此,我们必须扛起正风肃纪大旗、祭出惩腐锄贪利剑,驾护航。

文章称,消费萎缩戳破的只是“腐败经济”营造的虚假繁荣,是纠风反腐下经济回归正常的表现。也只有坚决反腐,我国的市场秩序和社会环境的公正公平才有保障。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参加江西代表团审议时,代表们谈到江西省2014年经济社会发展各项指标全线飘红。与此同时,狠抓反腐倡廉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落实。习近平说:“可见,反腐并不会影响经济发展,反而有利于经济发展持续健康。”

是不是管的太严?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过时

11月25日,山东菏泽巨野县纪委、巨野县监察局关于5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案件进行了通报,山东巨野县田桥镇政府办公室主任魏衍顺因吃拿商户2个苹果未交钱被诫勉谈话。

拿了两个苹果就被诫勉谈话,有评论对魏衍顺的遭遇表示同情,还有人指责当地纪委“小题大做”,还有人认为此举有“矫枉过正”的嫌疑。

12月12日,中纪委机关报发表题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应该发扬光大》的文章,文章针对近期一些热议的四风问题做出回应。小事不能再小看,然而,仍有人认为,这是“小题大做”,甚至认为是组织的“选择性”执纪。事实上,这不是组织处分的“不恰当”,而是党员干部的“不应当”。对党员干部来说,党的纪律和规矩就是一条红线、一个雷区,碰不得,也闯不得。如果人人都视党的纪律和规矩如儿戏,弊绝风清、海晏河清的政治生态会实现吗?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看似小事,其实不小。“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小事小节不注意,积少成多,就会由量变引发质变。

“公款发几盒月饼就被处理,是不是太严了?”中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二处处长方文碧在回应类似问题时,这样回应:“兹事体大”、“祸患常积于忽微”。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马俊茂 实习生 王俊


三亚对饭店客房限价合法吗?

三亚旅游对国人来说,本来就是高消费项目。承受得了就去,只要是明码实价消费,再高价也别抱怨;承受不了就断了那份念想吧。旅游(尤其是高档旅游)又不是生活必需品,政府也没那个义务去“指导”定价。政府需要严管的,是价格欺诈、哄抬物价、强买强卖等违法行为。


宋鸿兵别怪大妈们露暴民本色

如果周筱赟说的是事实,那么宋鸿兵就是一个典型的“爱国贼”,喊着爱国,却在做着忽悠中国老百姓,骗取血汗钱,然后在美国消费的事。巧哥哥认为,对那些加入外国籍,却在中国指手画脚,甚至参政议政(比如是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人的话,要保持高度警惕。


被核问题困扰的中朝关系

中朝之间过往形成的中国无限迁就朝鲜无限任性的互动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但双方又都在不同程度上需要对方,还在摸索两国关系的新常态,因此,目前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还会维持一段时间。


且慢仇官,看看这些老板先

本人是坚决拥护反腐的(说“气节”的事,可能有误导)。说一些企业家猥琐,也并非说公务员中无猥琐者(文中也已提到一些公务员的猥琐情状),言“且慢仇官”,并非意味将矛头引向“仇富”。不精确的表达,“官人”可恨,商人未必不可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