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钟南山:医护人员如今成为医改阻力军

原标题:钟南山:我的两个院士朋友都离开医院自组“医生集团”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姝)最近,“医生集团”较为火爆,不少公立医院医生走出体制,自建了“医生集团”。如果给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一笔投资,他会不会也搞一个呼吸病领域的“医生集团”呢?

今天中午,钟南山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采访时说,“我还要多点执业,还要带人,事情太多,没有时间。不过,我的两个朋友,还都是院士,都搞了‘医生集团’。我认为,假如公立医院的公益心不解决,还会有更多的医生离开医院,搞‘医生集团’”,他表示,走出公立医院、自建“医生集团”的朋友们,有三个理由:能更好地为患者服务;拥有更加合理的收入;能够让自己发挥出在体制内发挥不了的作用。

钟南山表示,1960年大学毕业从医56年来,他带了900多专科医生,近2万名学生,其中的绝大多数,学医的根本目的都是救死扶伤,同时也渴望拥有阳光收入和社会尊严。“可目前,医生的尊严、地位、收入等等都成问题”。

“原来说医改进入了深水区,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深水区,而是溺水区。医护人员本来应该是医改的主力军,现在却成为阻力军”,钟南山说,导致上述问题以及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的根本原因,就是公立医院的定位问题没有解决,分级诊疗、三级医疗、药价改革等等,都是医改的下游问题,而恢复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定位,则是医改的上游问题,“只有解决了上游问题,下游问题才能解决”。


物价翻番,个税起征点不调?

3500元的月收入在很多地区只能维持温饱水平,特别是对一些从内地进入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青年劳动者来说,在每月付掉房租后已经所剩无几,生活明显偏紧,近年来,个税起征点过低,已经成为民众感受很深的一个“痛点”。


搜两会美女是搜两会提案三倍

两会这个政治舞台上,我们理应从自己做起,使女权主义远离污名化,使女代表女记者女翻译们远离被审视的“他者”化,用对准美女身材的镜头对准二胎政策、父亲产假与哺乳室,看看新一代的女性究竟还面临哪些结构性问题,我们又可以做什么。


名校学子弑母案背后的性心理

北京某高校经济学院在校学生吴谢宇,涉嫌在去年7月通过极其冷血的手段谋杀其母亲,并包装尸体,通过摄像头随时可以窥尸。不言而喻,嫌疑人的罪行如果证实,那么这将是一起极度心理变态下的弑母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