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安:中央巡视组要约的人没有人敢封锁

“奋发莫为廉颇老,一箭穿心中命门。”去年,受命担任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后,令狐安写下了这句诗,抒发内心情怀。

令狐安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华侨委副主任委员(正部长级)。2014年,令狐安担任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先后对科技部和中国科学院进行巡视。令狐安担任正部长级领导的时间长达18年,曾主政云南,担任过中纪委常委,长期在国家审计署担任副审计长(正部长级),具有丰富的经验。

3月6日,令狐安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畅谈作为中央巡视组组长的体会,并揭开了中央巡视组工作的面纱。

破除误解

约谈

遵循层次,第一层是副部级以上的领导;第二层是厅局级干部。还会找退休干部、群众等面谈。

我们不是钦差 没有办案权

令狐安说,巡视组并不像社会上有人认为的“钦差”办案。他表示,巡视组没有办案权,巡视组既不是查案件,也不是搞审计。

他介绍,巡视有多种方式。有“点穴式”,就一个问题、一个事情去巡视。另一种方式就是“全面式”。

令狐安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全面巡视工作包括四个方面的任务:

第一,是评价被巡视单位的党委对党风廉政建设的主体责任履行情况;纪检机构对党风廉政建设的监督责任履行是否到位。

“这是核心的、治本的东西,是首要评价的问题,是最主要的任务,也能看出一个单位到底有没有腐败,是否廉洁。”令狐安表示,这项主要任务关乎反腐败的治本之策。他说,如果一个单位腐败盛行,那党委的主体责任履行得肯定不好,纪检监察机关肯定是不作为。“猫不捉老鼠,还和老鼠同流合污,那这个单位就出大的腐败问题了。”

第二项职责,巡视有没有违背中央八项规定、变相违反八项规定的情况。令狐安说,这也是反腐的重要内容。

第三,对选人用人制度的专门检查。他强调,干部用人中出现的腐败行为,是需要主要治理的,这也是反腐败的重要内容。

令狐安透露,巡视期间,中组部派出专门的组,配合中央巡视组对这个问题进行调查。此项巡视的内容包括,对干部的条例执行情况,有没有存在吏治腐败的问题,有没有违反干部纪律的问题。

第四项任务是搜集线索。他说,这是巡视组的一个重要任务,对书面的、面谈的、电话的、网上的等各种形式的群众举报线索进行梳理。

令狐安表示,这四项任务都关乎反腐败。要想国家长治久安,把腐败真正遏制住,当前要集中力量查处一批腐败分子。“不集中力量查处一批腐败分子,不能遏制住腐败势头,也不能取得人民的拥护,这是当务之急。”

他说,巡视报告上写出四项任务,实际上没有主次之分,四项任务是并列的。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环环相扣,一环都少不了。

第一项职责

评价被巡视单位的党委对党风廉政建设的主体责任履行情况;纪检机构对党风廉政建设的监督责任履行是否到位。

第二项职责

巡视有没有违背中央八项规定、变相违反八项规定的情况。

第三项职责

对选人用人制度的专门检查。

第四项职责

任务是搜集线索。

巡视经验

实名举报 比匿名可信度更高

令狐安说,巡视工作获取线索的方式有多种,接访、到下属单位走访调研、与领导和群众个别谈话,以及通过邮件、信件、电话、网络等方式获取线索。

他说,这些获取线索,了解真相的手段没有主次之分。但总体来说,实名举报的可信度比匿名的要高。

令狐安称,有的重大线索的获取,带有一定的偶然性。比如,在这个单位可能是一个书面举报,在另一个单位可能是个别谈话。

匿名举报的可信度的比例比较低,但这并不表明匿名举报和实名举报有主要次要之分。他说,有的举报人负担比较重,不想实名举报,但举报的内容还是真实的,或还有很大的可信度。这些可信度很高的举报,经过深入的了解,价值就比较大。

令狐安说,对收到的有价值的举报线索,中央巡视组会深入了解。深入了解的线索,具有以下特点:第一,群众反映很集中;第二,这个事情影响比较大。

对具备以上特点的线索,中央巡视组经过请示以后,可以做深入了解。在巡视的期限之内就这些群众反映集中的、影响比较大的,或者可信度相对高一点的,会组织力量进行深入了解。深入了解就通过多种方式,比如,谈话、看账,或者其他方式。巡视组需要广撒网,约谈大量官员、群众。个别谈话遵循层次,第一层是副部级以上的领导,除分管工作,个人家庭情况,如子女、爱人行业、收入等都要涉及;第二层是厅局级干部。还会找退休干部、群众等面谈,约谈时间长短不一。

令狐安再次强调,但是巡视组不是办案,和办案那套程序不一样。因为巡视也不能违反法律。巡视组是依法依规进行巡视,不少人都认为巡视组在办案、查案子,实际上不是。

小细节

意见箱

附近不能有摄像头

中央巡视组的意见箱设置地点有讲究,并不是随便放置的,而是放置在人们容易注意到并方便前往的场合,而且,意见箱附近不能有摄像头,“有也得拆了,没有摄像头就是要让举报人放心,不用担心有人会通过监控设备找到他”。

谈话

内容不需要谈话人签字

中央巡视组人员个别谈话时,对方是单独一人,但巡视组最少要有两个人,一方面方便记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谈话内容能更准确客观地记下来。值得一提的是谈完话后确定下来的谈话内容,并不需要谈话人签字。

巡视结果

交办

如果涉及中管干部的,一般情况都必须转给中纪委和监察部。

属于被巡视单位管理的干部,原则上,由中纪委派驻的驻部纪检组、监察局来查处。

“巡视组要约的人,谁敢封锁”

在采访中,令狐安坦言,巡视过程中也遇到有打探说情的情况。他说,“有些人通过巡视组成员的老乡、同学,侧面地想摸我们的底,这种动向、迹象是有的,也遇到过说情的情况。但我们巡视组内部有严格的纪律”。

令狐安强调,巡视工作要求,巡视的问题一律不能暴露,要保密,要守纪律。如果出现泄漏情况,发现以后要处分,追究责任。巡视组还要求组员要警惕,在巡视期间,只要涉及到巡视相关事情,就要守口如瓶。我们要求在巡视期间最好不要去参加其他社会聚会。

根据《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试行)》规定,为防止巡视腐败,2014年巡视组组长改为“一次一授权”,且并不固定巡视某省市、部委,巡视结束,巡视组组长的任务随之结束。

巡视组成员和被巡视单位的党政主要负责人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令狐安说,他在部委巡视,没有发现党组一把手有重大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是相信科技部、中科院党组,“相信人家,依靠人家”。巡视过程中发现一些线索,巡视组分批进行梳理、分析后,“我们觉得能够转给科技部、中科院党组和驻部驻院纪检组的,我们就定期转给他们,由他们查办”。 新华社曾报道过地方官员对巡视组的策略,“一方面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对其隆重接待,表示要大力配合巡视工作;另一方面对巡视组的工作存有心理戒备,对一些情况有意识地加以遮掩”。

被巡视单位是否会阻碍巡视组的工作,造成干部、群众反映问题受阻的情况呢?令狐安说,他在巡视过程中,并没有发现群众反映问题受阻碍的情况。令狐安表示,巡视组的电话号码、通讯地址都是公开的。“如果出现群众到驻地反映问题受阻,还可以打电话、寄信、发电子邮件,我们都可以收到。在邮件中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巡视组就会和他电话谈,如果在谈的过程中觉得有价值,就可以约他谈。巡视组要约的人,谁敢封锁,没有人敢封锁。”

令狐安强调,在现在的科技下,想以封锁为目的搞截访,实际上是一件不现实的事。不像有些媒体和网民想的,他们一封锁,巡视组就见不到了,“那是不可能的事”。

被巡视单位会派一些联络人员,与巡视组有一些日常事情的联系。但有举报人员可能会认为,联络人员是被巡视单位的耳目,也有举报人提出条件,不愿意到巡视组的驻地谈。令狐安说,“其实别人也不一定是耳目,我认为很大可能不是耳目”。

对于举报人要求另外见面的,巡视组就会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派出专人和举报人谈。

王岐山亲自听汇报

令狐安说,巡视组由党中央、中央纪委授权。巡视结束后,首先向中央巡视办汇报,然后向中央巡视领导小组汇报。“组长就是王岐山。还有其他的中央领导同志,比如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组部部长赵乐际,也是中央政治局委员,赵洪祝是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他们也都是中央巡视领导小组的副组长,王岐山亲自听。”

汇报之后,经过请示中央巡视办,巡视组按照干部管理权限,转交搜集到的线索。如果涉及中管干部的,一般情况都必须转给中纪委和监察部。属于被巡视单位管理的干部,原则上,由中纪委派驻的驻部纪检组、监察局来查处。

令狐安介绍,也有个别的情况,虽然涉及的不是中管干部,但是问题严重,涉及的面也比较大,被巡视单位的纪检监察去查处,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中央巡视组也会建议,将这样的线索移交给中纪委和监察部查。

还有另一类的问题。从掌握的线索看,还不涉嫌违法犯罪,但是违规违纪较多,还需要再深入调查。中央巡视组也可能会向审计署提出建议,建议审计署将此纳入审计事项。

他说,巡视组提出的建议,还有一个重要内容:被巡视单位怎么加强制度建设。这些建议,巡视组也会向国务院、中组部等报告。

他举例说,在他巡视科技部和中科院期间,比如科技制度、科技项目的申报制度、审批制度如何完善,都是向国务院提出建议的;干部制度的完善履行,会向中组部提出建议;审计方面的工作向审计署提出建议。另外,就科技部和中科院内部,如何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如何加大对内部腐败案件、违法违纪案件的查处,你的制度漏洞在哪里,如何加强,巡视组都会提出非常认真、明确的建议。

巡视组的权力来自于哪里,中央对巡视组的工作有哪些要求呢?

令狐安表示,对于巡视组的要求,中央巡视办,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有明确的要求,“王岐山同志有两句话可以概括:被巡视的单位如果有问题,应该发现,而你巡视组没有发现,你就是失职;发现了问题不报告是渎职。”

令狐安表示:“王岐山同志提这两条要求,虽然不是制度性的,但是这两句话,每个巡视组、每个巡视组的每一个成员,都始终牢牢记住”。

中央巡视

机构设置

中央建立巡视组组长库,由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根据每次巡视任务提出组长人选,一次一授权

记/者/手/记

采访没有秘书阻拦

原来他就没有秘书

如此深入地跟令狐安了解中央巡视组的工作令我多少有些意外。中央已派出数十组巡视组进行巡视,担任过巡视组长的官员也有数十名。巡视工作,让人感觉到很神秘。

找到令狐安时,没有秘书阻拦,并且他现场同意接受我的采访,这也让我很是意外。最后才知道,他并没有要求配专职秘书,连包和行李箱都是自己提。

采访进行了1个多小时,眼看已经快过了人大代表吃饭的时间。担心影响令狐安的午餐,我加快了提问速度。没想到,令狐安的回答依旧毫无敷衍之意。在我已经提出结束采访时,令狐安仍旧多讲了几分钟。

早年,令狐安当过一个企业的宣传科长,后来担任党政机关领导后,长期分管宣传工作。我想,这些和记者打交道的经历,让他更“懂”记者,对记者很友好。

令狐安对我说,他曾告诉官员们:要正确对待记者,相信记者,不能把记者当敌人。“就算记者提出的问题你很反感,听着不舒服,那你也得忍着,不能和记者对立起来。”另外,也不能迷信记者,“你认为记者会完全按照你说的话去报道,这个也不现实。因为媒体有一个新闻性。记者完全顺着你报道,那绝对不可能”。

令狐安说,官员本就应该善待记者。他解释说,他很重视媒体监督的作用。他说,社会监督,是自下而上监督,媒体监督是重要的一环。

编辑:SN123


日本人有多么迷信血型?

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日本人对此抱肯定态度,相信血型会决定性格。在日本需要填写的各种各种繁多的表格中,有大约85%的表格中印有需填写血型的空栏。可见,这日本人不光是关心自己的血型,更习惯通过血型判断别人的性格。


经费剩千亿与不能穷教育

可以肯定的是,在“教育剩千亿预算”的现实与“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口号之间,一直有一个很长的距离,这个距离就是阻碍社会进步和发展的那段距离,这个距离也正是政府大楼越建越豪华、公车改革步伐缓慢以及乡村小学校舍及桌椅很寒碜及校车难以普及之间的距离。


央企高管说起薪酬为羞答答

改革要进入“深水区”,要“啃下”更多的硬骨头,关键也就是要真正敢于碰触既得利益。从这个意义讲,央企高管在薪酬方面到现在都依然无法说清楚,经受不住公平和正义的考量,这也完全可以作为分析相关领域改革为何令人遗憾的一个重要切口。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